神火股份子公司破产重整背后:32亿债务29亿系关联企业 法院曾判定借款证据存在瑕疵

       中国网郑州4月1日电(记者 武世友  见习记者  王鑫)近期,河南神火煤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神火股份”000933.SZ)发布关于控股子公司河南有色汇源铝业有限公司(下称“有色汇源”)实施破产重整计划的进展公告称,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已裁定批准有色汇源重整计划,并终止有色汇源重整程序。这也意味着,有色汇源正式进入破产重整阶段。

    有色汇源作为曾经的河南省重点氧化铝企业、上市公司神火股份控股子公司,最终却一步步深陷债务泥潭,走向破产重整。本网记者发现,在压垮有色汇源的高达32亿元的债务中,有89%均来自有色汇源关联企业。其中,在有色汇源多年亏损之际,神火股份持续向其输送高达几十亿的资金,最终形成一笔25.17亿元的债务。值得注意的是,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一则裁定书曾披露,神火股份与有色汇源之间的借款凭证证据存在瑕疵。


图片.png


    从“明星”企业走向破产重整

    河南有色汇源铝业有限公司位于平顶山市鲁山县,成立于2004年2月,注册资本为2.5亿元,主要经营氧化铝、氢氧化铝生产和销售,铝土矿开采、铝矿石销售。有色汇源为神火股份旗下间接控股公司,企查查信息显示,河南有色金属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有色金属”)直接持有有色汇源75%股权,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直接持有其25%股权。而有色金属前两大股东分别为A股上市公司神火股份持股45.84%,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76%。


图片.png


    据了解,有色汇源前身为河南省汇源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始建于1993年10月,是当时全国第一家民营氧化铝企业、河南省重点氧化铝企业、平顶山市30家重点企业之一。这样一家曾经的“明星”企业,近年来却亏损逐年递增,资金链断裂,爆发债务危机,生产经营受到影响,导致负债过大,最终资不抵债、且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最终走向了破产重整的道路。

    2020年6月24日,鲁山县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河南有色汇源铝业有限公司重整申请,并于2020年6月29日作出决定书,指定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河南分所担任管理人。

    对于有色汇源亏损严重导致资不抵债破产重整的原因,神火股份在其破产重整计划的公告中提到,主要鉴于氧化铝市场行情持续低迷,而当地铝矿石资源日益衰竭,且铝矿石、烧碱等原材料价格一直处于高位导致。然而有色汇源的一部分债权人对此说法却并不认同。

    对于有色汇源此次破产重整,作为公司债权人之一的河南怡辰实业有限公司王某表示,在他看来就是神火集团内部为逃避债务,使集团内部所有亏损转嫁到有色汇源,最终使汇源铝业破产,消掉债务。王某还告诉记者,他认为导致有色汇源多年持续亏损的原因主要是有色汇源在与关联公司的业务往来中不按市场价格,被故意抬高了成本,挤压了利润。

    据王某介绍,他曾看到有色汇源的结算单发现,有色汇源对外采购锅炉煤时,对供货商招标价格低,指标高,既按数量也按质量,但是对内部关联企业,其采购价格却比供货商高出100多元/吨,且只按数量不按质量,大大增加了采购成本。然而,在有色汇源将其主要产品氧化铝销售给关联公司神火国贸时,其销售价格却低于市场价100-200元/吨。这样以来,有色汇源利润长期被挤压,流入其他关联企业,造成公司持续亏损。值得注意的是,神火国贸系神火股份旗下全资子公司。

    鲁山县应鑫实业有限公司刘某称:“我觉得他们就是在逃避债务,他们欠内部关联公司那么多钱,欠我们这些供应商的总计也就2亿多,就是为了借破产来“抹平”内部债务,极大地损害了让我们这些小微企业债权人的利益。”

    32亿债务29亿来自关联企业

    相关数据显示,经审计,截至2020年6月24日,有色汇源的资产总额为8.21亿元,负债总额为32.89亿元,所有者权益总额为-24.68亿元。管理人聘请河南中盛联盟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对有色汇源的财产进行清点、评估,截至2020年6月24日,有色汇源名下所有资产的市场评估价值为9亿元,其中,计划用于清偿债务的资金为2.2亿元。

    本网记者梳理有色汇源债务时发现,在其331家债权人中有9家债权人与有色汇源同属于神火股份集团旗下。分别为河南神火国贸有限公司债权合计2.98亿元、河南神火煤电股份有限公司债权合计25.17亿元、河南神火豫能矿业有限公司债权合计0.88亿元、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债权合计800万元、永城市神火利达商贸有限公司债权合计17.41万元、河南神火集团新利达有限公司债权合计44.41万元、河南有色金属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债权合计218.62万元、河南神火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债权合计306.82万元、禹州神火隆祥矿业有限公司债权合计31.47万元。

    据本网统计,以上9家神火集团旗下企业的合计总债权达29.17亿元,约占有色汇源32.89亿元总负债的89%。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仅神火股份这一家公司的债权金额就达25.17亿元,且全部为民间借贷,约占有色汇源总负债的77%。

    2021年1月,有色汇源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公布了债权清偿方案,重整计划(草案)显示,结合公司的债权人中小额债权人户数较多、但债权金额相对占比较低,为保护小额债权人、部分个人小额债权人、农民工个人的生存权,结合实际情况,对普通债权的清偿方案为:(1)18万元(含)及以下的全额清偿;(2)18万元-500万元(含)的部分清偿5%;(3)高于500万元的部分清偿2%。

    对于这样的债务清偿方案,许多债权人表示“不敢相信”、“无法接受”。鲁山县应鑫实业有限公司刘某告诉记者:“不敢相信清偿比例这么低!我们公司为有色汇源公司供货,有色汇源共欠我们公司2274.87万元的货款,现在由于有色汇源申请破产无法正常偿还债务,导致我们公司已经不能经营,公司及法人也被法院拉入黑名单。工人工资也无法正常发放,三四十个工人们来要工资,我们家都不敢回。”

    平顶山鑫耀实业有限公司路某称:“这样的分配方案十分不合理,有色汇源欠我们446.7万元货款,为了给有色汇源供矿石还在家里建了工厂投资了几百万,现在钱要不回来,工人工资、上游供货商的货款等都无法偿还,现在面临公司倒闭,我们处境非常艰难。”

    由于18万以下的小额债权人比较多,占了债权人中的过半数,所以对于18万以内全部清偿的方案,有过半数债权人投了同意票,最终法院认可了这种清偿方案。有许多债权人无法接受这种清偿方案,继续上访,至今未能得到任何回复。

    神火股份借款凭证存在瑕疵

    在有色汇源32亿多的债务中,最大的一项无疑为神火股份申报的民间借贷,债权合计金额25.17亿,包括本金21.56亿元、利息3.59亿元、其它(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等)0.01亿元。本网发现,有色汇源多年来经营持续亏损,神火股份因何持续为其提供高额借款?且鲁山县人民法院曾判定,神火股份与有色汇源的借款凭证证据存在瑕疵,不免使人对其中借款的真实性产生疑虑。

    有色汇源财务指标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5.39亿元、18.23亿元和6.46亿元;利润总额分别为-0.68亿元、-5.41亿元和-14.43亿元。可以看出,有色汇源连年亏损且每年亏损程度加大,在公司经营不佳,连年大额亏损之际,神火股份却持续向其输送几十亿的借款,最终有色汇源破产几十亿资金也随之“打水漂”。神火股份为经营不佳、持续亏损企业提供巨额借款的原因让人迷惑,其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风险防控也不免让人质疑。


图片.png


    此外,2020年1月13日,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的一则执行裁定书,披露了神火股份与有色汇源之间的借款协议缺少借款日期或签订日期,借款凭证证据存在瑕疵等问题。

    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20)豫0423执异02号执行裁定书显示,在鲁山县人民法院执行平顶山市宏润泽实业有限公司与有色汇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案外人神火股份请求对该案件所查封并拍卖的13000吨氢氧化铝产品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执行实施团队根据神火股份提供的证据查明,神火股份提供的其与有色汇源签订的四份《统借统还协议》均加盖了单位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私章,没有法定代表人的签字,没有签订日期,最后一份没有注明借款时间;神火股份提供的其与有色汇源签订的三份《借款协议》均加盖了单位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私章,没有法定代表人的签字,没有借款日期,其中两份没有签订日期;神火股份提供的银行付款手续,是付款凭证,不是借款凭证,还有是承兑汇票,是支付货款的一种方式,时间与借款时间亦不一致;2019年6月3日签订的还款协议(质押),没有经办人签字。最终,鲁山县人民法院驳回了神火股份对拍卖价款优先受偿的请求。

    有色汇源的部分债权人也对有色汇源与其神火股份之间的债务真实性提出过质疑,债权人曾就债务真实性问题询问有色汇源管理人,管理人以涉及企业秘密为由,拒绝拿出相关借款手续。

    法院判决疑相互“打架”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神火股份与有色汇源之间的借款证据,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和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得出了完全不同的认定结果,两法院之间的判决疑出现相互“打架”。

    我们已经看到,在上述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的一则执行裁定书,认为神火股份提供的四份《统借统还协议》及三份《借款协议》缺少借款日期或签订日期,借款凭证证据存在瑕疵,2019年6月3日签订的还款协议(质押)没有经办人签字等,所提供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由此驳回了神火煤电优先受偿的请求。

图片.png

    然而,2020年3月31日,河南省商丘市人民法院的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神火股份为证明其向有色汇源的借款事实,向商丘市人民法院提供了与有色汇源签订的借款协议6份,及2016年6月3日签订的《还款协议》等证据。商丘市人民法院审查认为,神火股份与有色汇源签订的《统借统还协议》及《还款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为有效协议,对神火股份所举证据予以确认。此外,对于神火股份主张对在鲁山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的动产抵押物在抵押担保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商丘市人民法院最终予以支持。

    破产重整程序坐上“快车”

    除了不同法院间判决结果疑相互“打架”,本网还发现,有色汇源此次破产重整程序坐上“快车”,从有色汇源提出破产申请,到鲁山县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仅相隔2天时间。

    相关信息显示,2020年6月22日,有色汇源以公司近年来亏损逐年递增,资金链断裂,爆发债务危机,债权人纷纷诉讼,被迫于2019年7月25日停产停业。现公司资产95591.61万元,负债357640.19万元,负债率374.13%,已经严重资不抵债为由,向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请求破产重整。2020年6月24日,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作出(2020)豫0423破申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了有色汇源的破产重整,并于2020年6月29日,作出(202O)豫0423破1号决定书,指定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河南分所担任管理人。

    一般来说,企业提出破产重整申请,在法院作出重整裁定之前,需要举行破产重整听证会,向利害关系人披露重整申请信息,听取利害关系人关于破产重整申请的意见及建议,还需充分调研审查破产企业是否应当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然而,从有色汇源提出破产申请到鲁山县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仅相隔两天时间。对于有色汇源破产重整程序是否合规,法院是否对其进行了充分地调研审查等问题,本网记者前往鲁山县人民法院进行了采访,该法院政治部尚主任称,需要向领导汇报后看事情进展,截至发稿时,未收到相关问题回复。

责任编辑:张丹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