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互助献血幌子下的利益链条:一单血液可卖2000元(4)

2018-01-09 10:13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字号: T|T
责任编辑:李海啸

 

献血量跟不上用血量

家属互助献血成常态

北青报记者从多家三甲医院了解到,由于手术用血需求量大,互助献血的现象非常普遍。一位血液科的大夫介绍,他们收治的患者往往用血多,手术前医生会提前告诉家属去备血,尤其对于需要长期血液治疗的患者,家属一般都是通过互助献血的方式来备血。

而上述医生提及的缺血现象在北京普遍存在。据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官网的信息,北京市平均每天有近2000人等待输血来维系生命。就2016年来说,该中心平均每天有1000余人、每人献330ml左右血液,这些血液要提供给临床176家医院使用,明显“供不应求”。据北京市献血办公室官网数据,2017年12月26日这一天,通州血站的采血量是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的1/3、密云血站是1/14、延庆血站是1/81。

北青报记者通过和多位卖血者聊天发现,卖血“主力军”多是打工者和学生,缺钱是他们献血的主要原因,也有人认为相较在献血车无偿献血,还不如“有偿献血”挣点钱。(文/本报记者 张小妹)

回应

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

四大血站不联网 无法管理卖血行为

北青报记者以市民身份拨打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服务热线,在听到记者反映有血头长期组织人到红十字血液中心“互助献血”的事情后,工作人员说:“这种现象一直有,血液买卖是非法行为,但屡禁不止。”就现象一直存在的原因,该工作人员解释,由于北京医疗条件好,很多人进京看病,用血量大,这使得北京的血量供应一直很紧张。“当医院的血供应不上来时,病人可以通过亲属、朋友来互助献血,但很多外地人在北京人生地不熟,找不到亲人、朋友献血,这就让血贩子钻了空子。”

那么,红十字血液中心为什么不对大厅内的卖血人员进行管理?工作人员说,红十字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员只对血液安全、采血安全负有责任,“献血者填写献血登记表,血液检验合格后,我们才会采血,但我们无法对血贩子进行管理,这归公安机关管。”工作人员说,为了规范献血,血液中心在大门口等关键地方都装了摄像头,但血贩子比较“猾”,会躲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进行卖血交易,这也导致了取证难。

对于血头组织人员不按规定时间多次“献血”,该工作人员解释,北京有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及通州、密云、延庆四个血站,但由于献血信息属于隐私信息,四个地方的献血信息不联网,献血者在红十字血液中心的献血信息在其他三个地方都查不到,这就使得有人不按规定时间反复“献血”,采血工作人员只能通过肉眼识别针眼来确定采不采血。

“政府也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希望通过一些措施杜绝这类现象。”工作人员透露,接下来,红十字血液中心会和通州血站联网,这能制止有人反复卖血的行为。

专家观点

血头行为构成非法组织卖血罪

建议国家调整血液制度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表示,变了味儿的“互助献血”在本质上构成了非法组织卖血的行为。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三条规定,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以暴力、威胁方法强迫他人出卖血液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只要构成组织三人以上卖血、获利2000元以上其中一个条件就可立案。”

这种现象为何屡禁不止?赵占领分析,市场需求大就有利益空间,北京医疗资源集中,血源供应不足就使得血头有空可钻。此外,血头们的卖血行为相对隐蔽,如没有第三人举报或公安部门查处,很难有人发现。

赵占领建议,医院、血站等地要加强管理,公安机关应加大对此类行为的执法力度,“更重要的是,国家需要调整血液体制,通过多种方式鼓励更多人无偿献血,也要加强多个地区间的血液调动,确保血液需求量大的地区有血可用。”

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 李梦婷(除署名外)

放松一下

    明星爆料
    奇闻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