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文化市场河南调查评估中心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艺术家访谈
"现代琉璃之父"王侠军:让瓷器"站"起来
2016-12-14 15:11:55  来源:中国网

王侠军瓷器作品“风生水起”。 (资料图片)


王侠军瓷器作品“芭蕾”。(资料图片)

  王侠军与瓷器作品“英姿”(“八方新气”供图)

  深圳商报驻台记者 侯丽华

  王侠军这个名字曾经是与琉璃分不开的,这位被誉为“现代琉璃之父”的艺术家,做过演员、导演、房地产广告策划、美术设计,34岁才转做琉璃设计,旋即成为台湾琉璃的领军人物之一。2005年,王侠军的琉璃作品通过连战和宋楚瑜的大陆行进入内地,由此在两岸掀起的琉璃热延续至今。

  也是王侠军这个名字,在将他的琉璃品牌做成台湾第一家文化创意产业上市公司后,又转攻白瓷。他的白瓷作品设计之精美、制作技艺之罕有,令内地业内人士惊呼:一个台湾人,创造了中国瓷器的新高度。

  对于自己创作的转型,王侠军解释说:“我的生涯规划一直是朝向多方位的设计发展,不管陶瓷还是玻璃,我都想尝试,很多设计的理念彼此都是融会贯通的。对我而言,玻璃是旧爱,陶瓷是新欢。”

  贸然杀进来的“外行”

  王侠军是印尼华侨,9岁时全家搬到台湾定居,大学电影系毕业之后,从事过出版、摄影、广告等工作,曾担任《玉卿嫂》等多部电影的美术设计,做过演员及导演,在台湾演艺圈颇有名气,还获得金马奖最佳摄影提名。

  1987年,抱着对玻璃艺术创作的无限憧憬,并且深信“年轻,没有做不到的事”,王侠军凭借一股执着与理想,毅然离开电影圈,只身飞往美国底特律创意设计学院,研习玻璃创作设计,当时他的第2个孩子才刚满月。不到一年后王侠军回到台湾,他将自己在美国用卡纸制作的成套瓷器杯盘组带到台湾多间工厂,询问能否制作,所有人都回答他:“这是天马行空,根本就是外行人的创意,瓷器哪有这些造型的。”而当时王侠军也忙于与人合作创办琉璃企业,他的陶瓷梦暂时被搁置。

  当琉璃事业攀上高峰时,王侠军再次燃起陶瓷创作热情,整理以前的陶瓷设计图,重新研究生产的可能性。将创意付诸实践的难度,比创意本身还要艰难百倍,而王侠军最终选择“为了喝一口奶而养了牛”,自行建窑烧陶,与专业团队经反复尝试,克服多项技术难关,硬是将他在内行人眼中看来不可能实现的设计图,做成了陶瓷制品。

  王侠军调侃自己:“我当初就是因为外行,才会选择做玻璃;同样的,我也是因为不懂,才会来做陶瓷。只有初生之犊,才敢贸然地杀进来,否则,老早就落跑不干了!”他说,正是因为自己是外行,才不会受到既有的工艺与规矩的限制,才可以坚守要将美的设计做成器具的纯粹想法,不妥协不放弃,将头脑中的创意化成现实。

  从最难的白瓷入手

  从设计角度,王侠军认为中国瓷器几千年来都未发生本质变化,永远要靠“别人”来装扮——有了彩绘,瓷器才显得活色生香;褪下彩绘,瓷器就“面无表情”。他要做的就是让“瓷器有自身的中国表情”。

  因此王侠军从一开始就挑选难度最高的白瓷来做。

  单是选择白色,王侠军就烧掉10吨的瓷土,才在20多种白中挑出在他看来既现代、又中国的白,在国外展出时,被人誉为“东方白”。瓷土要经受1300摄氏度高温烧结,会产生15%的收缩,极易扭曲、软化变形。也正是因此,一般的陶瓷器具几乎都设计成圆形,这样在冷却后收缩的力量才平均。但王侠军的白瓷作品,都是几何造型。当初他的设计图到了工厂,经常惹得负责打样的师傅近乎抓狂,抱怨四起:“你到底懂不懂陶瓷?”王侠军的白瓷品牌名为“八方新气”,却常被瓷器师傅们抱怨为“八方生气”。这条有别于他人的路,正如同王侠军时常说的,“人迹罕至的路,大不同”。

  他将直线、棱角、悬空、瓷环、大平面等造型带进瓷器的世界,在生产过程中,即便以模具支撑,直线还是常会歪斜,平面会凹陷,伸长的部分会缩短,圆环的形状也会变成椭圆。王侠军坦言,即使他与团队如今已克服多项技术难题,很多产品已可以投入量产,但“成品的失败率仍旧很高”。他的每件作品都是纯手工制作,设计制作过程的每个工序严谨精细,以致作品的合格率只有30%,而收藏品仅为1%。

  2005年11月,他第一次正式展出自己的瓷器创作,垂直平面、镂空雕花、悬空的罕见技法挑战传统瓷器烧制工艺,引发业界轰动。为了让没落许久的中国瓷器重新找回昔日绚丽的舞台,并且增加“八方新气”的市场竞争力,进一步走上国际舞台,王侠军设法让瓷器造型突破传统,打破千百年来一成不变的形式。2007年12月发表“站相”系列作品,包括“直线”、“棱角”、“悬空”、“弯度”,他首度让瓷器“站”起来,也展现中国瓷器的全新风貌。

  以“体验经济”提升品位

  如果仅以精确创新的造型,炫技般展现高难度工艺,王侠军的瓷器或许不会受到如此高的关注。他赋予瓷器更多“古今融合”的美感,他的作品中随处可见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各种符号意象。王侠军说,西方美学讲究可量化的精准,而东方美感则讲究“暧昧”、“多元”。

  王侠军认为作品的设计要考量与使用者的交互变化,希望每件作品都能让使用的人体验到不同的生活情境。比如设计为葫芦形的盛具“祝福”,如何使用这件器具,他说不同的客人想出了不同的使用方式,有人用它盛汤圆,有人用它摆生鱼片,而有人则用它当客厅茶几上的果盘。而作品“龙耀八方”的设计初衷是糖果盒,有人买去则盛放咖喱饭宴客。王侠军乐见自己的作品被开发出更多功能,这是设计获得认可、创意得到共鸣的最好证明。他说:“所谓创意,不仅包括设计者赋予作品的趣味,它其实也包括物品的使用者,参与创造的更多生活的趣味。”

  王侠军所设计的日常瓷器,经常在杯子的握把、茶壶的提手上做新意,这并非只是追求与众不同的外在形式,而是他始终强调的“体验经济”。他认为“从眼睛看到手接触,都应该是新的经验和感受”,藉由全新的设计,可以带给人焕然一新的生活体验,即使只是喝水、沏茶的时光,也能在更有质感、更从容不迫的过程中度过,令人加深对这段时光的珍惜。

  “每天喝水本来只是生理需求,能不能让喝水的感觉不一样?身体的敏感是要被提醒的,一到工作繁忙生活就会降低敏感,可是有个物件会提醒你要敏感。无论产品如何包装,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根本,那就是产品本身的特色。”藉由突破传统的轮廓、线条、角度,王侠军相信自己设计的瓷器,可以让使用者从“麻痹”生活状态中暂时解脱。在他的作品中,创意往往是生活中各种简单感动的延伸,在人与器物的互动中能够被传达与感受。


闻聚焦
彩评论
热点新闻
文化资讯
精彩推荐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