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文化市场河南调查评估中心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艺术家访谈
孙机:重建斯文,就是要建立中国文化人之骨气
2016-11-15 14:53:18  来源:凤凰网

  编者按:10月29日上午,“致敬国学: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高潮迭起,持续三天的颁奖盛典系列活动进入第五场:重建斯文跨界高端峰会。这是根据本届国学大典总顾问许嘉璐先生的建议创造性开设的活动,与28日下午的“亲近国学精英创新论坛”既相互呼应,又在主题上更显升华。凤凰网总裁、一点资讯CEO李亚客串主持,88岁高龄的著名文物学家、考古学家孙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佩琦,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敦和基金会理事陈越光,澳优乳业集团董事长颜卫彬担任论坛嘉宾,三个小时的对话,围绕何谓斯文、现代人为什么需要斯文、如何重建斯文的主题论道,主持人抛出的问题犀利敏锐,嘉宾们妙论迭出,精彩纷呈。凤凰国学特将此次峰会上的嘉宾发言稍作整理,尽量保持实况全貌,与各位网友分享。以下为文字实录二:


孙机先生

  主持人李亚(凤凰网总裁兼一点资讯CEO):首先,我想请问孙老(孙机)。我们在谈斯文、谈国学、谈中国传统文化的时候,是从五千年中华文化历史长河来看起。孙老是著名的考古学家,有一本很著名的书叫《中国古代物质文化》,研究包括古人穿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样的房子、坐什么样的车子,包括烟酒茶糖各种器物,做了非常多的研究。我觉得中国的传统文化经历了西学,从五四运动以后,一直再到文化大革命时期,几度的冲击。孙老先生经历了很多这样的历史时期,还是坚持对中国古代文化、物质文化的研究,做一辈子的文物研究。孙老能不能先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乐趣在哪里?最敬畏的是什么?

  孙机(著名文物学家、考古学家):大家好,我觉得今天这个会的主题是重建斯文,斯文是什么?没有一个现成的界定。既然说斯文,那就首先是文化人说的。

  古代的文化人,士农工商,不完全一样,受过很系统的文化教育的这样一批人。那么中国古代的文化人所接受的教育,接受的文化学习培养,是跟孔孟之道、儒家思想一块儿的。它是一整套的,里面的四书五经本身是儒家的。这一套思想修齐治平,从最基本的自己做起,然后推广到社会。也就是说,古代的知识分子,他的个人文化修养跟他的人格培养是同步的,甚至于到了民国时期,有些人还多少持这样的观点。有一些很著名的人物,在很重要的事件当中,还保持着这种文化修养。我们今天已经把有的人界定成反派了,那么在当时他的一些表现呢,还是让我们今天看起来是很吃惊的,这个具体的例子不太好说。就是他还保持着一些被古代所推崇的、文化人所应该有的东西、应该有的那种品德,情况就是这样的。因为中国历史上很多我们的这个民族的脊梁,那么他们所表现的不只是在学术上,而且在人格上,表现出来这些让人可钦佩的方面。

  当然古代社会的斯文的面比较大,这个词不是那么很严格界定。比如说酸溜溜的文人都应该算斯文,比如马二先生(编者注:《儒林外史》小说人物)也应该算斯文。所以呢,斯文的界定范围比较宽。但是我们今天应该提倡的是古代的中国文化人的那种人格,人格上的耿直、正义,这些都应该是古代的斯文,它就应该有这些品质。不能说我们今天就是个商业社会,把经济利益摆在前头。经济利益摆在前头,既要合法,也要赚钱越多。赚钱越多你就越成功,你赚钱是合理的。但是具体放到我们文物这个行当里头来说,就比较不好说。

  比如你给我提一个问题,怎么来鉴宝?这事就回答起来就比较难了。因为,文物是古代文化的一些物质的见证。你比如这个瓷碗,是古代在这方面的手工业和它的日常生活里面的一个物质见证。那么我们作为文物研究者,推而广之地将它作为一个史料来看待。而鉴宝是把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商品来看。你这个东西值多少钱,越值钱越好,你就把它说得越悬,这个拍卖卖价越高。这是两回事。所以我们做文物的就很不喜欢、不愿意把自己研究的对象说成什么鉴宝、淘宝之类的。

  3月19日是世界博物馆日,我们国家也实行这个。我们中国国家博物馆到了3月19号开放,社会上任何人拿着文物来,我们都可以义务地免费做鉴定。那么在这种场合呢,我作为馆里的一个年龄稍微大一些的人,让我去,我就不敢去。因为什么呢?看到的东西90%是假的。你到时候跟他说你这是假的。他就刨根问底如何假如何假。你就给他说半天过后呢,他可能高价买的,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他然后就找这个卖主去算账了。找这个卖主去算账,人家就会问他谁给你鉴定的,某某某人。这样下去我的人身安全就会受到影响。而且我为了学术,我献身。我就说这就是假的,非假不可,没有什么可以转圜,我可以去献身。但是人家一脚踹开我的那个住户的门啊,我就遭殃了。

  所以呢,我们就把这两件事情(文物鉴定与鉴宝),完全作为两件事情来对待。所以这个斯文本身啊,我们重建斯文,要建的绝对是中国古代文化人的正气那些方面。至于其他方面,你越说,事越多,越麻烦。咱们就避而不谈了。我认为主办方提出要重建斯文,就是要建立中国文化人之骨气。当然根据这个而来的还有很多方面,谢谢大家。

  主持人李亚:谢谢孙老!孙老最后讲的,我们重建斯文,最重要的是要重建古人最重要的这个骨气。我想到,在我们第二届国学大典的开幕式上,几个月前于北京故宫举办,当时有杜维明先生、陈来先生、还有刘梦溪先生参加了开幕式。当时杜维明先生做了一个主题发言,他提到了要重建斯文,最重要的是要树立起“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这个实际上跟刚才孙老讲的要恢复我们的独立骨气是一致的。

  我觉得不光是孙老不敢跟人说真话,说你这个宝物是假的。我们从事网络媒体行业,或者是传媒行业以前也有例子。我记得有一份报纸写了一篇报道以后,然后另一省的公安局就跨省捉拿这个记者。实际上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可以说真话的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环境,那我想我们要重建斯文是不行的。因为重建斯文,我觉得最关键的确实是一个人从自己的日常生活当中去认知、去感悟,并且去践行那一系列不管是行为准则、还是自己做人的道德原则,那么这些东西都需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作为基础。否则的话,反而就像孙老说的,他最害怕的反而是去做他这一辈子最有能力做的事情。他能够去判断一个东西真假的时候,反而不敢说了。非常感谢孙老的分享!


闻聚焦
彩评论
热点新闻
文化资讯
精彩推荐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