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文化市场河南调查评估中心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专业委员会
文字史话:文字的演化过程
2016-12-20 16:02:38  来源:澎湃新闻

  我们每天都在接触文字,却甚少去关注文字的起源。然而文字的诞生,就同城市的兴起一样,是人类由蛮荒时代逐渐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之一,文字本身的演化过程也同样颇为令人玩味。

  在人类社群形成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文字并不存在。众所周知,彼时人们记事的方式,便是将信息以图画的方式传递出来,远古人类在岩壁上留下的那些手笔,就是那个时代人们用以传递信息的方式。

  最初的文字

  文字的诞生,本身就是人类社会进入高度发达阶段之后,共同体的成员们所订立的一套最初契约,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将人类最初用以传递信息的图形,或者通过系统化和规范化的方式,或者通过约定俗成的原则,与词的发音相结合从而构建出了最初的书写系统。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世界上几种的几种古老文字——埃及象形文字(或者叫圣书体)、两河流域楔形文字、玛雅文字,以及我们中国的甲骨文,便很容易发现这些文字的共性。即便它们之间有巨大的差异,但是都带有很明显的远古时期图形信息痕迹。

 

  埃及象形文字

  两河流域文字

  玛雅文字

  甲骨文

  这种最古老的文字形式,如今依旧有文化社群在使用,比如说中国纳西族所使用的东巴文。

  东巴文

  而在成体系的书写系统诞生之前,人类共同体的成员们已经订立过一个更早的契约,那就是语言——用共同约定的发音方式,来对一些每时每日所接触到的事物、以及日常的行为来进行描述。文字,就是人类在声音与图形信息的结合上,所订立的一个更高级契约。

  此时人类所使用的文字,既是表形和表意的,又是表音的,不过由于最初的文字系统,并没有完全脱离于原始人类的图形信息,因此我们也可以说,原始文字有更多表形和表意成分。东汉许慎的名著《说文解字》,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探究汉字音形意关系的学术作品,书中有这么一段话,对仓颉造字的传说进行了一番论述:“仓颉之初作书也,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寖多也。”可谓道出了文字之本。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在哪种文明传统中,首先受惠于文字的都是僧侣和贵族——这些古代文明的上流社会阶层。埃及象形文字的出土,同统治者的墓地以及宗教场所总是密不可分,著名的《亡灵书》便是为超度法老王的灵魂所用;在苏美尔人的史诗《恩美卡与阿拉塔之王》中,将楔形文字的发明归功于乌鲁克国王恩美卡;现存的玛雅文字,也大多存在于古代神庙的断壁残垣之间;而我国古老的甲骨文,又称作“卜辞”,意即为王公贵族的占卜而服务。因而,为自己的文字披上一层神圣的色彩,也成为了众多古代文明的共同特质。

  表音文字的出现

  如上所述,人类最初所订立的文字契约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文字要兼顾音、形、意三方面的结合,另一方面,最初的书写系统异常庞大。埃及象形文字就是个中的代表,其中既有现代大量表音文字的特色,又有远古时代表形文字的痕迹,且一字多音的现象比比皆是,因而掌握起来难度很大。

  因而在埃及,出现了最初的表音文字,由于这种文字基本只流通于僧侣阶层,因此公元二世纪的基督教学者亚历山大的克莱曼特,将这种文字命名为“僧侣体”。这种源自于圣书体的文字,尽管依旧保留了少量表形的特质,但主要的行文中,单字已经基本失去了意形的含义。

  由于世俗生活中同样需要文字,因此由“僧侣体”又逐渐演化出一套新的书写系统,即“世俗体”,古埃及人在处理世俗文件时所使用的就是这种书写系统,而在伟大的埃及学者商博良破解埃及圣书体文字的过程中,“罗塞塔石碑”上的三种文字其中一种就是世俗体(另两种为圣书体和希腊文)。同僧侣体一样,世俗体的埃及文字也已经是一种典型的表音文字了。

  从最初音形义结合的上古文字,到表音文字的这一步演化,深深地影响了大半个世界,如今亚欧非大陆所使用的绝大部分文字,都是这一演化的直接产物。在表音文字中,基本的文字单位变成了字母,倘若人们追根朔源,也许能够寻觅到这些字母在图形信息中的原始形态,然而如今它们已经没有任何独特的音形结合含义,所表达的仅仅是如何去发音了。

  作为一种闪含语,古埃及语具备和阿拉伯语、希伯来语等闪族语言相似的特征,基本词意往往由三辅音所构成,而不同于汉语的单音节,或者是印欧语的词根。因而这种最初的表音文字,也同先进的阿拉伯文、希伯来文相似,属于一种辅音音素文字(也就是说,所有的字母都用来标注辅音,而没有特定的字符来表征元音),在英文中称作abjad。

  【笔者注:闪族语言的三辅音规则,即以三辅音作为基本的词义,由此衍生出的词汇皆以三辅音为蓝本,如阿拉伯语中的S-L-M为“和平”的根母,词汇如salam(和平)、Islam(伊斯兰教)、muslim(穆斯林)、salim(牢不可破)、Selim及Suleiman(皆为人名)都出于该三辅音。】

  埃及文字有逐渐从最初的圣书体,向着表音特质的僧侣体和世俗体演化的过程,其他古老的文明也同样在改进自己的书写系统。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也由最初的图像文字,逐渐加以简化和演变,最后在波斯阿契美尼王朝时期,形成了另一种表音文字形式,即音节文字(英文称作Syllabary)。

  音节文字的特点是,每一个字符都表征一个特定的音节,大家所熟悉的日文书写系统,就是由汉字所衍生出的音节文字。

  腓尼基文字

  在人类文明史上,发达的文明地带对周围的辐射式影响是常态,而处于不同文明板块交界处的地域,则往往都会激起非常绚丽的火花。古代的迦南地区便是这样一个文明的中转站,处于尼罗河和两河文明之间,地中海的东岸,可谓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也催生出了古代黎凡特海岸地区独特的文化。

  事实上,在亚欧大陆广袤的土地上,土生土长的文字书写系统仅仅存在于少数的区域,绝大部分的民族和共同体,在创立属于自己的文字系统时,所奉行的策略都是“拿来主义”,就近地从已经拥有高度发达文字系统的民族和地区引入,或全盘接受,或加以改造。

  中华文明历史上和现在的少数民族,以及周边的民族就是这么做的,日文的假名、朝鲜半岛的谚文、越南曾经通行的喃字,以及壮字、古契丹文、古女真文、古西夏文,其始祖都是汉字。

  在大约3000年前的东地中海,腓尼基人也就是这么做的,他们这样创立了属于本地区的文字,并且令自己文字的直系后裔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

  作为闪族的一支,腓尼基人早早就进入了城市时代,原始的城邦星罗棋布地分布在迦南地区的海岸线一带,优秀的商业头脑也令腓尼基人在与埃及、两河流域以及亚述等邻国的交往及贸易中,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与此同时,深受两大文明板块影响的他们,也逐渐地建立起了自己独有的一套表音文字书写系统。

  如前文所述,这种文字就是埃及文字和两河楔形文字共同的直系后裔,而其表音形式则依旧是典型闪族语言的辅音音素文字。她一共有22个字母,皆为辅音,词法结构仍旧是典型的闪族语言三辅音词根。

  就是这种看似其貌不扬的文字,成为了如今全世界绝大部分书写体系共同的始祖——西自欧美,东到中南半岛,甚至中国的西藏、新疆、内蒙古,各不相同的书写系统,共同的源头便是在地中海东岸那片地域并不算广袤的迦南之地。

  腓尼基人是一个优秀的商业民族,并且很早就掌握了发达的造船技术,他们一面与周边的其他闪族支系进行频繁的商业往来,一面又扬帆出海,发展海上贸易之余,也在地中海上建立起了零星的殖民地,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日后与罗马争霸西地中海的迦太基。

  而商业的交流总是伴随着文化的交流和传播,包括后世的宗教传播,很多也与贸易的发展相生相伴。原始迦南地的居民们在进行贸易的同时,也将自己融合了埃及和两河流域,已经高度发达的文字书写系统,在陆路和海路上传播给了不同的民族,从而形成了腓尼基文字的两大子书写系统——西支就是希腊文,而东支就是阿拉美文。

  希腊人的智慧之光,也许正是被腓尼基的商人们点燃的,迈锡尼文明衰落之后,希腊世界经历了两百余年的“黑暗时代”,而源于腓尼基文的希腊文字,也成为了他们走出黑暗,重现光明的火种。


闻聚焦
彩评论
热点新闻
文化资讯
精彩推荐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