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

P2P领衔投诉榜 自融导致提现困难占多数

2015-03-13 11:23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 字号: T|T
责任编辑:曹媛

P2P网络借贷平台如今已成为互联网金融领域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由于监管的缺失,网络借贷一方面搭乘着互联网金融和金融改革的顺风车扶摇直上,另一方面却不断传出跑路、违规、叫停等负面信息。P2P贷款不需要金融机构作为中间人,贷款人与借款人之间的业务往来都在网络平台上完成,但由于我国P2P行业监管政策的缺失,及P2P在发展过程的粗放式增长,导致我国P2P的问题平台数量不断攀升,投资者损失惨重。有的投资者赔了几十万,有的赔了几百万元,更有很多投资者把一生的积蓄都“砸”了进去,看到的却是P2P网站再也无法登录,听到的则是老板卷款跑路的消息以及面对业已瘫痪的冷冰冰的网页。

梳理近期问题P2P平台我们发现,案例主要集中于纯诈骗跑路、提现困难、经营不善停业、经侦主动干预这四大类,而这也是投资者需要特别警惕的。

纯诈骗跑路型

典型:优易网 网金宝

在中国网络借贷发展的早期,就出现了一些纯粹诈骗、开设虚假网站吸收出借人资金的平台,2012年爆发的优易网案就是一个典型,它也是我国首个以集资诈骗罪名公开审理的P2P网贷平台案例。但少数几个骗子并没让大多数出借人提高警惕,2013年互联网金融的火爆,以及大量新手出借人的涌入,重新让流窜在互联网上的各种骗子钻到了空子,于是在2014年上半年,出现了大量的纯诈骗平台。而这些骗子,也不断变换诈骗的手段,不断刷新跑路的最快时间,不变的是源源不断的受害者以及难以进展的维权。

2014年10月9日,P2P网贷平台优易网集资诈骗一案在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优易网案是国内首个以集资诈骗罪名公开审理的网贷平台案例。此案直接涉案金额为人民币2551.7995万元,出借人受损金额为人民币1517.8055万元。受害者包括全国各地的60多名出借人。

优易网自称系香港亿丰国际集团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P2P网贷平台,全称为南通优易电子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12月21日,香港亿丰国际集团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亿丰”)发表声明称,亿丰旗下成员“从未有所谓的南通优易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同时,该集团保留对假冒或盗用集团名义的不法单位和个人采取法律行动、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当天(即2012年12月21日),优易网突然宣布“停止运转”,网站无法正常交易,优易网的三位负责人,即缪忠应、王永光、蔡月珍便失去联系。当时有媒体评价,优易网涉案金额巨大,可谓网贷第一大案。

在优易网案之前,网贷行业鲜有平台倒闭和跑路事件发生,出借人风险意识非常淡薄,所以容易受到优易网承诺的超高收益吸引。事发前,几乎无人去优易网实地考察过,并且因为优易网24小时均可提现并快速到帐而相信优易网(事实上,对于这种反正常工作规律的情况,更应该成为平台的疑点)。优易网负责人将平台资金挪用去炒作期货,因过于频繁交易和高昂的手续费而导致巨亏,也有受害出借人怀疑如此炒作期货是存在洗钱和利益输送的可能。

虽然优易网负责人在2013年4月16日落网,但案件的审理却一波三折。出借人进入长达两年多时间的艰难维权。值得一提的是,此案罪名两次变更。2013年5月,优易网负责人之一缪忠应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羁押。2014年2月中旬,缪忠应被如皋市检察院以涉嫌“集资诈骗罪”提起公诉并移交如皋市人民法院审理。

10月9日庭审中,被告人缪忠应坚称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指是由于自己经营不善,给出借人造成了损失。按照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认定集资诈骗罪有两个标准:一是“使用诈骗方法实施非法集资行为”;二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从优易网第一次庭审情况看,被告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成为控辩双方争议最大的焦点。

另一起网金宝案为北京首例P2P网贷平台“跑路”事件主角,上线仅有4个月的网金宝于6月4日悄悄关闭,根据百度快照信息,截至5月5日,网金宝累计成交金额达2亿6千多万元。

网金宝首先是办公地址虚假,据报道称,网金宝公开的办公地址是摩码大厦22层2203—2205,但该大厦电梯最高只到20层,该大厦也没有网金宝运营的痕迹;其次是假造背书,网站宣传与央行合作“平台所有项目的还款记录将作为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数据来源,同时所有投资用户的资金均会由中国人民银行北京支行全权监管”,但是目前商业银行尚未做资金全权监管,更何况中国人民银行;第三,根据出借人提供的合同,平台担保公司为湖北中州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但湖北中州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称其网金宝无任何合作关系;第四,网金宝是“认证网站”,据出借人称,网金宝的网站通过第三方商业认证,出借人应该更理性地看到“认证”的含金量。

“纯诈骗平台的特征,主要有五方面。”网贷之家首席研究员马骏分析指出,“一为信息造假。注册信息、合作公司、管理团队履历、办公地址照片等造假,甚至有些诈骗平台网站页面都是直接复制过来的,比如网金宝的办公地址造假,网页显示的办公地址实际并不存在该公司;二为办公地址偏远,绝大多数纯诈骗平台无实际办公场所,为防止出借人实地考察,这些诈骗平台在网上公布的办公地址都异常偏远,多为城乡接合部或县城的某处民房;三为网页粗制滥造,诈骗团队开设的骗子,极少会花精力打造和修饰平台网页,网页一般采用模板,美工丑陋,体验很差;四为极高的收益率;五为成立的时间普遍很短,诈骗跑路平台存活时间通常不超过6个月,最短的一天不到。”

提现困难型平台

典型:美贷网 中汇在线

2014年出现的问题平台中,提现困难型平台占据44%,涉及人数最多、金额最大的一般都是提现困难型平台。“平台之所以会提现困难,一般源于两大原因:一是自融型平台,二是业务来源和风控水平较差,因坏账而无力垫付。自融型平台或多或少存在标的信息造假的情况,且资金流向单一,一旦发生提现困难,出借人集体报警,多以警察介入、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居多,平台基本宣告死亡,俗称“死雷”;而真实业务,但无力垫付的,在平台人员的催收、寻求资金注入及出借人的支持下,还有可能重新盘活,但这种情况极少,俗称“活雷”。”马骏指出。

提现困难型平台,多数为自融平台。平台吸收资金为自身或者相关联企业“输血”,将平台当作企业的资金池,但后续因为运作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

深圳美贷网就因涉嫌自融导致暂停提现,早在去年11月20日,美贷网在其首页上挂出一则《关于美贷网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公告称,11月21日-12月5日期间,美贷网将不处理客户任何充值、提现、借款等业务,自12月6日起一切业务将恢复正常。原因是筹划与国际知名企业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将美贷网、中融资本、信达财富与重组方进行合并。与此同时,中融资本、信达财富的官方网站上也挂出了内容相同的公告,三家平台于21日同时停止提现。

投资者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去年11月21日当日,美贷网实际控制人谷卓恒、中融资本法人刘彦平、信达财富法人王命达还一起召开了投资人见面会,并当场宣布由美贷网来承担中融资本和信达财富的所有债权债务,谷卓恒还当场给投资者写下一份承诺函,并给刘彦平、王命达也写了承担一切债务的欠条,并按有指纹。

一位信达财富的投资者告诉记者:“由于一直不能提现,大家心里很着急,但谷卓恒12月18日却突然改变话语,对信达财富的投资者说,美贷网与信达财富无债务关系。”投资者质疑,整个事件就是中融资本和信达财富帮谷卓恒吸收资金,并将投资款投给美贷网,协议将三家平台进行合并,统一由美贷网与投资者进行债务关系的对接,结果谷卓恒却欠钱不还。

公开资料显示,谷卓恒是鼎和矿业股东,截至2014年8月14日,谷卓恒持有鼎和矿业12.89%的股份。据P2P网贷平台曝光,目前谷卓恒已经被鼎和矿业这一垃圾股票牢牢套住,他从去年六月开始拿美贷网借来的5000多万买入股票后无法脱手,目前这只股票已经不断下跌。因此此次美贷网公告中的因重组暂停提现都是幌子,其真实原因是董卓恒的资金链已断裂,导致平台无法提现。

另外一起关于提现困难平台的投诉为“中汇在线”。网民黄先生投诉称,“中汇在线”当初宣传的是纯粹票据抵押业务,自己投了不少资金,没想到“该平台2014年12月突然倒闭,3亿余元款项不翼而飞,受害者多达5000人。”“中汇在线”是深圳一家网络信贷理财平台,2013年7月正式上线运营。2014年12月13日,出借人发现中汇在线提现困难。当天稍晚,平台发布道歉公告,表示在积极出台关于提现困难的处理方案。

12月16日上午,中汇在线在其官网发布了《公司法人陈艳芳致歉信》,信内称,造成此次事件的根本原因是借款企业不能依约还款,并表示关于她出国的传言不实,其目前主要工作是催收企业应收借款,“企业偿还全部借款扭转局面需要约一年时间”。

而让投资者们稍感宽心的是,深圳警方于2015年2月4日将“中汇在线”平台主要负责人陈艳芳抓捕归案,目前警方正在对嫌疑人展开审讯,下步工作将继续追捕该案其他嫌疑人,全力追查涉案资金去向。

据统计,截至2014年12月12日,中汇在线总成交量17.5亿元,待收本息共计2.6亿元;平均借款期限2.13个月,综合收益率29.99%。该平台有待收的出借人共3391人,待收排行第一的出借人,待收金额为874万元。待收金额前十名的出借人,金额均超过200万元。此外,投资金额超过50万元的投资者超过80人。

中汇在线从事票据质押、企业银行过桥、企业信用贷款,其中最主要的票据业务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直贴业务,而是利用一些银行关系、进出口贸易以及内保外贷等一系列复杂的操作而获取高额收益的灰色业务。

马骏告诉记者,自融平台一般有以下几个特征,一是透明度较差。因为自融是网贷第一大忌,极少有平台公开宣称自己为自融,但自融平台又没有真实的借款业务,所以在借款标的信息的描述上会语焉不详,公开的信息也较少。二是源源不断的标,待收金额无节制的攀升。自融平台注定会走上借新还旧的庞氏之路,所以与真实借贷业务可能出现的淡旺季不同的是,自融平台只有通过不断的发布借款标,持续推高待收金额,才能维持资金链的稳定。三是有实体企业关联公司的。自融平台设立的目的多数是为背后的实体企业“输血”。这些企业多数是在银行和其他渠道难以获取资金的,所以想借用P2P网贷平台获取资金的。所以多数自融平台老板同时也是实体企业的老板,自身和团队缺乏金融和互联网知识。四是有较高的收益率。因为要快速的获取大额资金用于支持背后的实体企业,自融平台一般会给予较高的收益率,但也是无力维持如此高昂的成本和之后激进型出借人的撤离,造成了诸多高息自融平台的覆灭。五是过于注重门面。一些急于吸钱的平台,邀请出借人来考察时,非常讲排场,豪车接送,五星级大酒店吃住,邀请当地电视台报道、邀请网贷名人考察等,这些平台都是利用出借人一些心理上的弱点大做文章。六是没有分工明确的团队,平台没有借贷业务员,分工不明确。

经侦主动干预型

典型:中宝投资 里外贷

运营中的平台,因为经侦的主动介入调查而关闭,此类平台均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也许经侦介入前并未发生实质性的问题,或者介入前已经有跑路的兆头。

2014年3月14日,中宝投资发布通告称,“中宝公司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衢州市公安局立案调查,网站业务暂停运作,后续消息待发布。”落款为衢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4月14日,中宝投资企业法人犯罪嫌疑人周辉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衢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中宝投资成立于2011年,到“停业整顿”已经运营了3年时间,是第一家被立案侦查的“老牌”P2P。根据数据统计,截至2014年3月14日,中宝投资总成交量45.39亿元,有效待收本金共计4.69亿元,该平台有待收的出借人共1068人 。

中宝投资“停业整顿”的主要原因是平台自融,经公安机关经初步查明,自2011年2月以来,犯罪嫌疑人周辉利用中宝投资公司及其在互联 网上建立的“中宝投资”网站,以开展P2P网络借贷为名,以高息为诱饵,对外发布含有虚假借款人和虚假借款用途等内容的贷款信息,向全国各地公众大量吸收资金。中宝投资并没有实行资金的第三方托管,资金流向不明,出借人的资金存在被挪用的风险。在中宝投资案中,投资者资金并没有拨到借款人账户,而是进入的是周辉的个人银行账户,其利用平台接收资金直接用于消费的金额十分巨大,仅2013年至今用以购买车辆等高档消费品的金额就超过2200万元。

另一起被经侦干预的平台为“著名”的里外贷。2015年1月,有P2P史上“原子弹”之称的惊天大雷爆发,P2P平台里外贷待收本息达9.34亿,出现兑付危机,这家平台融资得来的大部分钱款都被投进一家叫清大华创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清大华创”)的房地产企业,而该公司的法人、董事长高琴目前已被警方控制,当投资者得知平台资金链断裂时,高琴夫妇已被警方控制,里外贷办公场所也已人去楼空。

据网贷天眼统计数据显示,里外贷运营的两年时间里,平台借款人仅42位,每位借款人笔均借款额31.89万元,笔均借款额最高达200万元,前20位借款人借款总额占比高达99.66%。数据显示,在排名前3位的借款人中有2位借款金额超过了4.5亿元,一位达到了2.5亿元,借款总额超过了11.7亿元。

记者查阅里外贷网站发现,里外贷标的年利率基本都在19.8%左右,有的还奖励0.2%或者8.5%甚至16%,综合起来一些项目投资者理论上可获得45%的年化收益,投资期限1个月—12个月不等。从里外贷上线至2015年1月22日,累计成交额超过24.6亿元。如此高额的借款,再加上里外贷给出的将近40%的超高收益,爆料人士称,该平台幕后操作者就是高琴夫妇,真正借款人也是高琴夫妇,平台资金模式大致是前期平台融资,接着购入土地或其他项目,之后抵押向银行借款或发布信托产品,然后归还欠款,再循环进入下个项目。

里外贷2013年4月18日成立,2015年1月26日里外贷发公告称由于里外贷借款人高琴已被济南警方控制,公司暂停一切业务。马骏告诉记者,此类平台数量较少,情形特殊。平台存在自融等固有风险,就算经侦没主动介入,之后因提现困难而倒闭的概率也较大。

此外,还有一些因经营不善导致停业的平台,此类平台的特点通常表现在管理团队的专业性不强、平台业务来源和风控水平较差、平台无法盈利甚至持续亏损,最后主动关停平台。此类平台老板并没有诈骗和自融的主观意愿,仅是从企业经营的角度选择离开了网贷行业。此类平台一般知名度较低,低调开张,也低调关张,中e邦达和大地贷就属于此类平台。

放松一下

    明星爆料
    奇闻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