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

汇源果汁受夹板气“两难” 钟祥农谷产业园矛盾不断

2014-09-01 14:4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字号: T|T
责任编辑:赵珊珊

如果2008年交易成功,我们已是千亿级公司了。”

5年前可口可乐收购汇源被否,对北京汇源饮料食品公司(下称“汇源”)董事长朱新礼来说无疑是个遗憾。不过,没有时间追悔,他必须要在上游产业园项目上一展身手,或许,只有在这里,才会找到新希望。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走访了位于湖北钟祥的中国农谷汇源生态产业园(下称“农谷产业园”),这是汇源11个产业园中投资额最大的一个。根据规划,这个项目于2012年7月8日奠基,将在3~5年建成有机种植、养殖、加工、销售、体验式消费与观光休闲度假及养生一体化的综合性健康产业园区,计划总投资142亿元。

8月21日,本报记者乘坐一辆客车从钟祥市区前往大口林场,往返该条线近5年的司机赵师傅告诉记者,今年干旱,果树因缺水长势都不理想。

产业园农业项目负责人王勇则在指挥工人打理准备售卖的盆景,并通知大家“明日上山去砍芝麻”。据他介绍,部分土地“不能撂荒”,所以种上了芝麻,已经到了收割的季节。

果树成长得不理想让产业园承包工忧心忡忡,从汇源那里承包管理50亩果树的刘星(化名)则由原来的满怀激情,变为如今的怨声载道:“我们也希望汇源把这个产业园做起来,就怕朱老板(朱新礼)拍屁股走人。但是如果明年的承包管理费还是320元的话,我们就不干了。”他介绍,每天都有活,算下来一天最多挣40多元,出去打工也不止这么多。

停在纸上的“规划”

如果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01866.HK)成功,朱新礼会把精力放在上游,专注于果汁的供应、树苗的种植、生产基地的发展等工作,但是收购案被否了,对于这个意外的结局及影响,连汇源内部人士都向本报记者称:“打击太大了。”

然而,从事后汇源及朱新礼的一举一动来看,公司仍在推进上游产业园项目。本报记者查阅汇源官网了解到,目前公司在全国从北到南共有11个产业园,投资总额在551亿元左右,当然,这是汇源与各地地方政府共同的投资计划。

例如,黑龙江的汇源集团伊春绿色产业谷项目,总投资75亿元,2013年4月至2017年10月要建成特色养殖、林下小浆果种植、经济林种植、森林博物馆及物流中心等。项目用地1.3万公顷,其中建设用地107.1公顷,林业科研用地100公顷,野猪用地(沟峪及山林)3500公顷,旅游项目沟峪及山林地9400公顷。

2013年11月11日,伊春市政府在汇源绿色产业谷项目基地召开现场办公会。伊春市市长高环称,汇源集团进入,对伊春发展意义重大。要创造条件,积极作为,实行无障碍全速推进,确保“绿谷”项目快速落地,早日投产投用。今年5月12日,当地媒体报道称,“目前钢结构工程量已完成三分之二左右”。

与此同时,坐落在湖北钟祥的农谷产业园则进展缓慢,且矛盾重重。本报记者日前来到该产业园的国际会议中心建设现场,一期主体工程已经于去年7月全面竣工,但是仍迟迟没有装修。一位熟悉该项目的汇源内部人士介绍称:“装修我们要暂缓一步,因为建起来就已经花了1个多亿,装修还得花几个亿。”

他给的逻辑是,“装修也没啥用,只有人气旺了,才能往里投(会议中心项目)。”人气如何才能旺起来呢?显然就是产业园农业示范基地配套的高端休闲旅游度假区项目。

根据规划,农谷产业园主要有三个投资方向:一是休闲旅游度假区。以石门水库水面、盘石岭及大口林场为依托,选址建设高端休闲旅游配套设施,配套建设农业示范基地、城市绿化苗木及花卉基地,占地约5000亩;二是有机农业及放心食品生产基地。在钟祥及周边县市区域建设涉及10万亩桃、10万亩梨、10万亩柑橘、10万亩优质稻、10万亩油菜、10万亩花生及万亩蔬菜的有机食品生产基地,以及10万头肉牛、100万头生猪的放心食品养殖基地;三是建设以农产品交易、贮存、转运及精深加工为方向的物流及加工区。

然而,上述60多万亩有机食品生产基地项目,似乎只是一个“规划”。王勇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当地政府流转的土地只有3000多亩,流转费为1000元/亩(其中水田1000元/亩;旱田600元/亩)。“下半年任务很重,路边栽了几千亩果树,旱的,看到都伤心。”他表示,明年一定要把管理跟上。

不过,仅仅土地流转费“丰厚”还不够,承包管理汇源果树的农民们已经在诉苦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民胡贝(化名)告诉本报记者,除草、修剪、施肥及日常管理全是他们的,天天有活干,一年到头才挣15000多元(50亩)。“因为签了合同,反悔是来不及了,明年管理费如果还是320元,反正是不干了。1个劳动力啊,包多了干不了,请人请不起,请人一天要给100元,320元管理费怎么请得起。”

按照汇源方面的规划,计划先把农业做起来,然后再配套旅游业,农业旅游起来后,当地农民的房子就地改造,建乡村别墅,并对农舍进行统一的配餐和接待培训。

“作为农民,我们希望朱新礼这盘棋走活,而不是一盘死棋,他觉得糟了,可能一拍屁股走人,但我们怎么办?” 胡贝说。

据介绍,土地流转之前都是张三一分地、李四半亩地,现在推土机一推,都已经混淆了,如果再重新分配,必然会因为分配不均而产生矛盾。“所以,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朱老板拍屁股走掉。”胡贝再次强调。

本报记者昨晚就果园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问题致电汇源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仍没有收到回复。

汇源果汁利润降八成

作为一个全产业链的行业,上游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下游缺乏支撑的反映。昨日晚间,汇源果汁发布了半年报,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9.66亿元,同比下降4.7%;净利润为2047万元,同比下降82%。

对此,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向本报记者分析称:“从外部环境来看,果汁饮料消费市场今年都不太景气;另外,汇源业绩的下滑跟公司内部架构重塑关系也很大,内部乱糟糟,下面的人怎么去冲呢?”

高浓度果汁是汇源的核心,数据显示,上半年百分百果汁及中浓度果蔬汁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7.7%和42.9%,继续在各自市场占据领导地位。“不过,这块市场在国内属于窄众市场,消费人群要么喝汇源,要么喝国际品牌,市场空间有限。”朱丹蓬介绍称。

在他看来,只要是完全开放的竞争市场,比如低浓度果汁,汇源就失去了半垄断的高浓度果汁市场的那种魄力。“两个月前,汇源对苏盈福等高管团队进行重新定位,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听到风声,所以大家都在观望,业绩跟这种内部不稳定性有很大关系。”

放松一下

    明星爆料
    奇闻怪图